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散文
老幺的生日
發佈時間:2021-07-05 08:29:34

王國珍

一個日子埋藏在心裏,一年曬一次,為慶生,更多的是為了懷念故去的雙親。

在我們家裏,兄妹四人,長姐從小沒和我們一起長大,直到她成年之後才和我們相認,只是相認,她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家。也許,在父母眼裏有些敏感的日子是不想被觸及的,就隨之遺忘吧。我們都不知道長姐的生辰,可能也包括父母。大哥雖然是父母唯一的男孩,但管教甚嚴,特別是父親,從不姑息。聽説是記過他的出生日的,但終歸還是忘了,父親的意思,用現在的話講就是:男孩子不要用那些矯情的日子荒廢時間。所以大哥也從來不過生日。二姐就更荒謬了,生日被直接忽視,原因居然是長輩的一句話:她的屬相和母親相剋。

而最後出生的我,母親竟然就把這個日子牢牢地刻在了心裏。那是夏至過後,伏日暑重,我就在這一年中最炎熱的季節出生了。四十歲高齡的母親在月子裏渾身長滿了痱子,消暑的唯一工具就是一把蒲扇。如果還有什麼原因促使母親一定要記住我的生日的話,那隻能歸入那個特殊的70年代。那時長姐被抱養,父親丟了工作,家裏被罰了一個正勞力一年的工分錢,而且全靠東拼西湊、變賣家當,還有全家人勒緊褲腰帶生活……父母扛着這些風險和艱難生下我,大概是倍感這個孩子的來之不易吧。

因為條件有限,再加上打小身體就有隱疾,老幺的我得到的寵愛自然就多一點,包括生日這件事。所以,每一年到了我的生日,母親煮的雞蛋掛麪就會準時出現,即使我不在家,事後也一定會給我補上,直到她離開人世。為了我這個在母親心裏隆重的日子,哥哥姐姐沒有少犯嘀咕,他們雖然也很疼惜我,但難免會覺得有點不公平,因為同為父母的孩子。而最讓他們感到遺憾的是,成年之後登記身份證出生日時,全憑毛估估。有次我發現哥哥的車牌號碼很順溜,隨口一讚,哥哥卻訕然道:“這是我的生日!”又是全憑自己瞎捏造。

轉眼,我也到了母親生我時的年紀,面對越來越寬鬆的生育政策,我承認,我懦弱得想都不敢想。越發感懷父母能把我帶到這個美好的世界上來,儘管這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有遺憾有迷茫,但繁華似錦的塵世畢竟還是喜悦多。只可惜,我甚至都沒有來得及還清父母當年為生我被罰的款,他們卻已經不在了。

母親走後,我試着遺忘自己的生日,但隨着年齡增長,我發現我開始刻意記住,儘管再也沒有一碗麪能夠讓自己吃得心滿意足、驕傲無比,但卻有一絲絲治癒般的安慰在心裏湧動。生日那天,我總願意用一天的時間,去回憶母親給我的美好,然後讓內心的感恩伴隨自己的每一個下一年。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