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散文
廬山往事
發佈時間:2021-07-09 08:31:53

江湧貴

那是去年12月13日,原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團暨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衞生部部長譚志剛的兒子譚建閩,從江西九江市給我寄來《蒼山如海》一書,這是他們姐弟共同回憶父親的一本書,我打開書如飢似渴地拜讀起來。在《鞠躬盡瘁》一文中,有一段敍述當年作為廬山五一療養院的院長,譚志剛率醫生、護士到漢陽峯空軍雷達連去慰問的事,58年前的情愫一下子回到我的眼前。

1963年國慶節後的一天下午,因國慶節值班而補假,我請假到樟樹市(原稱清江縣)城裏去購物。剛到縣城不一會,連隊就派人追到縣城把我叫了回來,説是有緊急任務。

我快速趕回連隊,班長張振安説:“團裏命令我連雷達操縱一排及配套油機立即轉移到廬山,建立一個新的雷達連。”我們馬上開始拆雷達機,並裝上汽車。完成機器拆裝後,立即打揹包,準備好個人行李,一併裝上汽車。吃過晚飯後,我們告別戰友就出發了。當時,連兵器帶人,一共有4部汽車。10月9日早晨5點鐘,我們到達廬山人民武裝部,下午出發到廬山一個廢棄的國營羊場,在那兒安營駐紮下來。

從10月10日起,我們就投入了艱苦而緊張的營建和搬運兵器的勞動。從羊場到山頂有15華里,全是羊腸小道,有上坡、有下坡、有橫坡,上上下下,彎彎曲曲,很是難走。這年11月3日,我們就搬到山頂(漢陽峯)木板房去住了;11月5日,開始正式擔任戰備任務。從此,木板房成了我們的營房,全連值班的指戰員擔任戰備任務在山上,不值班的繼續下山搬運物資。

那時在廬山有個陸軍五一療養院,它是福州軍區直屬的一個正師級單位,是當地軍人最多、級別最高的單位。我們連隊幹部戰士到廬山鎮上辦事或去南昌團裏開會,來來回回,大家吃住都在五一療養院的招待所,這裏儼然成了山上雷達連指戰員的“家”。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還鬧了笑話。招待所都是席夢思牀墊,而我們大部分都是從農村去當兵的,別説睡過席夢思牀,就是看也沒看到過。一天,我和另一個戰友到招待所住下,這位戰友一屁股坐到牀上,瞬間被彈了起來,他大吃一驚,回頭看看又沒什麼東西,我們用手按了按,才知道牀墊裏有彈簧。

平日裏我們連隊幹部戰士有個病痛,也都到療養院醫治。那年在艱苦的營建勞動中,由於風吹日曬,加上出汗,我的臉不知什麼原因浮腫起來,但我仍堅持勞動。後來連長曾荷生命令我到五一療養院去看病,我記得是一位大尉軍醫熱情地給我做了檢查並配了藥,服藥後,臉上就慢慢消腫了。

在漢陽峯上新建個雷達連的事,在軍隊內部還有段傳説。從雷達無線電波探測功能看,廬山周圍成了雷達的“盲區”,影響到南京、武漢和福州3個軍區空軍雷達兵掌握空情。

上世紀60年代初,蔣介石叫囂反攻大陸,經常派出P2V超低空和 U2高空電子偵察機侵入大陸進行偵察,尤其是P2V低空偵察機,往往在盲區漏網。它裝備有螺旋槳、噴氣兩種發動機和世界上最先進的多種電子偵察裝置,乘員達15人之多。這種飛機,續航時間長達15個小時,航程達5000多公里,非常適宜於夜間低空飛行。它可以利用雷達盲區,廕庇性極強,即使被發現,用噴氣式機截擊,它只要改用螺旋槳就可在300米以下的高度飛行,有時可低至幾十米,噴氣機拿它沒辦法;而使用螺旋槳飛機來截擊,它的全景搜索雷達能在400——900米的高度,能清楚地判斷10公里以內的地形。也就是説,它可以沿着山溝飛行,機動性強,一般螺旋槳飛機則難以做到。有時,它採取直進直出的方法,儘量縮短在大陸的飛行時間。為此,我機也曾吃過不少苦頭。

為了應對偵察機,掌握好空情,經上級批准,才決定在廬山之巔建立這個雷達連。

由於敵機畏懼我軍地面火力,不敢輕易低飛,這給我空軍創造一個機會。1963年6月19日夜,在極端複雜的情況下,P2V偵察機被我航空兵第24師獨立大隊副大隊長王文禮擊落1架,墜毀於臨川縣東南。事隔一年,1964年6月11日夜,又一次被我海軍航空兵在華北上空擊落1架。

1963年12月中旬,廬山下了場大雪。大雪堆積,山增高了,地加厚了,路邊山坡上那密密麻麻的荊棘枝頭,凝積着潔白的雪絮,毛茸茸的形同鹿角,交織成各種各樣的圖案,玉樹銀花,美麗如畫。在離連隊不遠處的橫路山坡上,有一株蒼勁的松樹傲然挺立,雪積枝頭,白色的錦團華蓋下透出幾絲綠意,在一望無垠的銀色世界裏,顯得分外俏麗。

1964年春節前(2月13日為農曆正月初一),陸軍五一療養院要組織一次野營訓練。大概是1963年12月下旬的一天,我們連隊接到五一療養院政治部的電話,説院長要親自帶領醫生、護士到雷達連來學習雷達兵艱苦奮鬥的精神。對此,連裏十分重視,連長、指導員對全連幹部戰士作了動員,專門佈置瞭如何歡迎陸軍老大哥的事。一是打掃室內外衞生,包括個人衞生,交代每個人衣褲要洗得乾乾淨淨,不準把髒衣服隨便亂放。實在來不及洗的,也要藏在看不見的地方,以防護士拿去洗。二是司務長派人下山買菜,負責搞好伙食。三是連隊軍人俱樂部負責做好迎接工作,出一期專刊黑板報、張貼大紅標語;來的當天,不值班的幹部戰土到離營區50米處列隊,敲鑼打鼓歡迎陸軍老大哥的到來。

那天是個晴天,五一療養院院長(現在才知道是譚志剛)親自帶領醫生、護土到我們連隊。譚院長是個老紅軍,他對醫務人員一直實行軍事化管理,以培養良好的工作作風。出發前,院政治部作了動員,説明這次野營拉練的目的,是上山去學習空軍雷達兵艱苦奮鬥、英勇頑強、不怕吃苦的精神,要求女同志到連隊後,要為幹部戰士洗衣服、褲子、鞋子;男同志要幫助連裏幹些力所能及的活,如劈柴、掃地、挑水等。

大陽剛升起來不久,又紅又大,新雪把廬山覆蓋得一片潔白,將遠山的輪廓勾勒出一條柔和而起伏的曲線,也將所有可以望見的樹木都變成了或巨大或玲瓏的銀珊瑚。陽光是那麼燦爛,晨霧被浸染得像一片展開的透明紅紗,經久不散,雪地輻射着眩目的彤輝,景色真是美極了。

在譚院長的帶領下,醫生、護士在歡迎的鑼鼓聲中走進連隊。稍事休息,由連長指導員介紹情況後,女同志就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尋找髒衣服、髒鞋襪。由於連裏事先做好工作,結果收穫不大。最後,在炊事班宿舍裏還是被護士們找到壓在被褥枕頭下的一條軍褲,她們拿到山灣水池邊洗了。

五一療養院的陸軍老大哥還參觀了我們的宿舍。當時,我們住的是木板房,泥土地面,只有一條4斤重的軍用被,加一件棉大衣。譚院長工作很細緻、很認真,他不是走馬觀花地看看,而是用手摸摸牀墊,又彎下身去看看牀板,結果發現牀板下面和地面上都結有一層白霜。他讓每個醫生、護士都彎下身去看看,然後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教育大家説:“山上的幹部戰士多麼辛苦啊,這麼冷的天氣只蓋一條4斤重的棉被,連牀板下面都結有白霜了。他們為了保衞萬里領空甘吃千般苦,我們要向他們學習呀。”

事後,我才聽説,譚院長帶領醫生護士進行野營拉練那天,途中還搞了一次“防空演習”。當隊伍行走在斜坡路上時,走在前頭的譚院長突然下達命令:“敵機來了,趕快卧倒!”走得氣喘吁吁的醫生、護士一個個卧倒在路上或路旁……

當天,五一療養院的領導和戰友們還爬上山頂,參觀了我們的作戰指揮室、雷達機、無線電台和油機房。這對從事醫務工作的醫生、護士來説,也算是開了回眼界。通過參觀和聽取連裏的彙報,他們不但瞭解了雷達兵的生活,也瞭解了雷達兵的光榮任務,知道雷達兵擔負着及時掌握空情的責任。

下山沒幾天,譚院長立即召開黨委會,決定從療養院內的軍需被服中調擠出棉被,給山上雷達連的每個幹部戰士增發一條棉被。

1964年11月20日,我離開連隊去武漢空軍雷達學院讀書,掐指一算,已在廬山漢陽峯上蹲了一年零兩個月。時光飛逝,58年後再回想起這段廬山往事,依然歷歷在目,感慨萬分。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